推迟加“扩员” 美欲以G7峰会谋私利或难如愿

新华社华盛顿5月30日电(国际察看)推迟加“扩员” 美欲以G7峰会谋私利或难如愿

新华社记者刘品然

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30日表现,将推迟原定于6月举办的七国团体(G7)峰会至9月结合国大会前后举行,届时将邀请俄罗斯等国引导人加入。

剖析人士指出,特朗普决议推迟峰会与德国总理默克尔谢绝参会以及美国国内愈演愈烈的疫情和种族问题引发的示威运动有关。美国的单边主义政策使其与G7盟友裂缝加大,美国欲拉俄罗斯和其他国度参会的妄图恐怕也难以实现。

遭受德国谢绝

今年G7峰会由美国主办。受新冠疫情影响,美国政府3月曾发布将原定于6月举办的G7峰会改为视频会议。但到了5月下旬,白宫又发布仍将于6月召开线下峰会。

在新冠疫情仍然肆虐全球之际,美方此举让身为盟友的G7其他成员颇感难堪,这些国度对美国的“线下群聊”邀约表态谨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说,任何线下聚首都应以安全为前提;法国一名官员表现,总统马克龙可以赴美国参会,但前提是卫生条件容许。

德国总理默克尔一开端没有表明是否参会,仅表现不管会议以何种情势举办,她都会为多边主义奋斗。但到了5月30日,德国政府发言人赛贝特明确表现,鉴于当前疫情,默克尔不会前往美国加入G7峰会。

剖析人士指出,德方明确谢绝参会“捅破了窗户纸”,给特朗普的线下峰会规划“泼了一盆冷水”,这成为特朗普决议推迟峰会的一个主要原因。德国谢绝参会,不仅有卫生安全方面的斟酌,也有对美方单边主义政策的不满。特殊是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美国高价抢购或截留盟友抗疫物质等单边主义做法招致盟友反感,而美国日前发布终止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关系更是遭到盟友普遍反对,这些都令美国与盟友间的离心力不断增大。

不离选举考量

美国将于11月举办总统选举。美国媒体以为,特朗普此前提出举办线下峰会就有选举政治的考量。《华盛顿邮报》在一篇报道中说,特朗普想通过峰会证明一切重回正轨,还想在媒体上盘踞头条。

然而美国当前局面的发展却使得特朗普越来越难以实现这一目标。5月25日,明尼苏达州白人警察暴力执法导致一名非洲裔男子死亡。此事引发连日来全美多地抗议甚至动乱。同时,美国疫情也不见好转迹象,新冠死亡患者人数突破10万,引发舆论对政府抗疫不力的普遍批驳。剖析人士指出,特朗普希望通过峰会对外发出美国重回常态以及经济复苏的信号,但在如此乱局中举办峰会很可能适得其反。

美媒注意到,特朗普30日晚在向随行记者透露推迟峰会的决议时,曾首先提及可将峰会推迟到11月总统选举之后,但随后又改口说在选举前举办峰会是个好时机。有剖析以为,这或许表明特朗普选择将峰会推迟到9月举办还是想以此为选举造势,不过到时美国能否有效节制住疫情、会不会呈现其他新情形都是未知数。

“扩员”恐难如意

特朗普在发布推迟举办G7峰会的同时,还称G7“非常过时”,不能代表当今世界,表现规划邀请俄罗斯、印度、澳大利亚、韩国等国引导人参会。

剖析人士以为,在目前美欧间裂缝不断加大的背景下,美国再次试图拉俄罗斯参会,但此举可能导致一些G7盟友不满。因俄罗斯1997年参加,G7变为八国团体。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原G7成员谢绝以八国团体情势举办会议,并重新举行G7峰会。特朗普在去年G7峰会前就曾提出让俄罗斯回归,但德国、英国、加拿大都表现反对。

而俄方是否愿意接下美国伸出的橄榄枝也是未知数。俄副外长里布亚科夫去年年底就曾表现,俄罗斯对重回八国团体意愿不强,可以通过二十国团体、金砖国度组织等其他平台来讨论解决重大问题。剖析人士指出,虽然俄罗斯在多年的制裁压力下有与西方改善关系的实际需求,但俄美之间存在构造性矛盾,双方在乌克兰、叙利亚、军控等问题上的矛盾难以化解。(参与记者:朱瑞卿)